Dolores

细砂无数,星辰无数,当有一星,发光予吾?

克里斯·埃文斯:天生豪车

yooooooooooo

纳兰妙殊:

了不起的埃文斯先生今天35岁啦!


岁月只增加你的美的深度,你每一年都比从前更美!愿你永被爱你的人们包围,愿你得到好剧本、导出好片子,从此IMDB个人列表作品都高于7.5分!


想来想去没什么生贺文可发,就把前些天给【识相知趣】(订阅号)写的【午夜飙车】稿发出来吧。比那天推送时又多加了一些图。


待会儿【识相】那边就要放出罗马尼亚小车了XDDDD




【天生豪车:他的肉体是送给全世界女人的礼物】(这个是标题)


作者:纳兰司机




亲爱的乘客们,大家好!今天为您服务的司机是纳兰同学。


请上车,系好安全带,换档,踩油门,走你!


“飙车”顾名思义就是谈谈裸戏吃吃肉(哪里有顾名思义…),咱先从谁的裸戏说起呢?谁裸得又赏心悦目又喜闻乐见呢?咱们一起喊出他的名字!他就是——克里斯·埃文斯(此处应有昏倒迷妹被抬出)!





你们队长的身材在没当上队长之前就在好莱坞江湖兵器谱上赫赫有名。几乎所有摄影师的创意,都毫无创意地围绕他的肉,肉,肉。





光脱上衣怎么行,裤子也要扒下来一半露出臀线↓





克里斯早期的片子给大家留下深刻印象的,对不起,大部分都是裸戏。甚至到了今天,你打开搜索框,通过热门搜索提示会发现群众还在搜如下这些东西……






那位同学说了:裸戏也是戏,不许歧视裸戏!戏是为塑造人物服务的,那么同样是戏,裸戏能不能塑造人物呢?要非说能也是能的,比如下图桥段就塑造出了一个蠢萌蠢萌的四分卫校草↓





但大部分裸戏都简单粗暴、莫名其妙,纯粹是为了露肉而露肉,一言不合就发车了,比如《一线声机》(2004)。


惊悚片的标配一般都是青春辣妹负责秀身材,不过有克里斯在,辣妹就省下了。想让演员露肉还需要理由?好,理由就是天气热,我们这个角色不爱穿衣服。






于是克里斯又(被迫)演了一些“爷就不爱穿衣服”的角色,每部片子里的天气好像都很热,或者他自己就是热源,比如“霹雳火”。


小火同学一亮相就示范出了超级英雄紧身衣的正确穿法↓







就在你觉得能看他穿紧身衣已经很有眼福的时候,你会发现小火的异能就是为福利而生——它会烧衣服!烧个精光!





那把火简直就是妹子们眼中射出来去剥光他的嘛!





不过本片中的裸戏很难得地不违和,因为小火是个又自恋又爱现的熊孩子,那一身漂亮肌肉就像他的车技和异能一样,他绝对乐于随时拿出来炫耀,所以此处的裸戏还是起到了塑造人物的作用,应有掌声!




《穿孔》(2011)。天气仍然很热。别说话,静静地感受瘾君子桃总的霸道与威势。






(你们想当遥控器、笔、领带还是电话?我选那支笔)




接下来重点说(biao)说(yang)《床伴逐个数》(2011)。


本片编剧导演是彻底放飞自我的典范,这群坏蛋(明明是造福群众的迷妹之友)就恨不得让克里斯一丝不挂90分钟。我们甚至可以想象出导演敲定卡司之后,嘿嘿怪笑着给编剧打电话,哎,行了,他签约了,加戏吧,加裸戏,至少加五场!告诉你,这五场就能扛下一半票房啦!


克里斯亮相的第一个镜头:女主角看到对门公寓的小哥出来拿报纸,身上只比米开朗琪罗的大卫多了一条毛巾。






这个镜头除了展示埃文斯先生美好的胸大肌三角肌腹直肌肱二头肌,它还……展现了这位大兄弟的性格放荡不羁、不爱穿衣(美色当前你还要研究人物性格?)。





丧心病狂的导演:喝冰水也得给我把衣襟敞开!







呃,导演,我弹个吉他也要光着?……要!






这场裸戏加得更简单粗暴:玩脱衣篮球。各部门注意,救护车准备好,氧气罐和止鼻血棉团也准备好……





据说很多人看完这个片什么也没记住,就记住了这个放荡不羁的脱裤子的动作▼




一次帅气的脱裤子分三步走:解拉链,松裤腰,弯腰放鸟。你们桃总这个动作确实做得优美干脆、节奏铿锵,让人过目不忘。




终于要说到首部《美国队长》了。


克里斯·埃文斯时年三十岁,入行十一年,这个私下里其实很害羞的波士顿男孩在各种平庸的片子里展示美貌与性感,人们记住他的大胸翘臀,却想不起他其实是著名的李·斯特拉斯伯格戏剧学院科班出身的演员。他努力想突破、转型,他争取过《米尔克》中西恩·潘的情人一角(败给了詹姆斯·弗兰科)。他回忆说,接演美国队长这个角色之前犹豫了很久。感谢上帝,最后他接演了。


当然……又裸了。他用真金白银到令人瞠目结舌的华美肌肉,演出了注射超级血清后的奇幻效果。






但这次裸戏的意义不再仅仅是表现人类肌体美妙之上限,与那梦幻一般的躯壳相配的,是梦幻一般的完美品性。雄壮肉身是强大精神的外化,两者相互映照,并无偏废,因此再夸张的肌肉也不会流于浮夸


那种有点复古的纯真质朴、勇武无畏,一个英气勃勃的大块头军人,却又时而显露憨态可掬,换一个人演简直无法想象。


后来在《复仇者联盟》里,克里斯终于可以穿着紧身衣秀身材,不用脱了。因为人家已经是领导/盟主/队长了呀,怎么能让领导亲自脱衣服拉票房?






所以半裸卖肉的变成了……▼





后来,负责shirtless的换成了冬兵(塞老师的裸戏今天会专门讲)。





队长嘛,大家看他穿背心和紧身(凸点)T恤就已经能嗨晕过去了。








很遗憾,我猜再看到队长的裸戏只怕要等到他跟冬兵滚床单……是啊我知道不可能,我是说埃文斯先生既然把衣服穿上,估计以后不肯再轻易脱了,你没见他冰桶挑战都穿得那么严实吗?……





如今,桃总已经逐渐证明了他的演技,迷妹们的一点小期待就是:希望他在追求艺术的路上也偶尔飙上一两圈,不放弃身为一辆豪车的使命,早日修成灵肉双馨的艺术家!










(完)




【再重播一遍预告:傍晚“识相知趣”订阅号 那边会发罗马尼亚车啦!欢迎大家猛烈热情地点击,热情转发朋友圈,安利全世界最甜的塞甜包!~】

一封写给Chris Evans的情书 - 大桃子0613生日快乐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这个人真好,好到让我觉得人生充满了希望,想让他一生顺遂,一切心情都归于欢喜,想看他跟自己爱的人举案齐眉qwqqqqqqqqqqqqqqqqqqqqqq

纪翌:

某个姑娘在我仍在睡着的时候给我发了一条私信,“我想起来以前还跟你要水蜜桃的图,不要猕猴桃的。我真是傻。人生就是不停的变化。你见他第一眼的时候永远不会知道以后你会爱他多深。”




我第一次看见他本人的时候,他和Sebastian一起站在摄影棚里,他不知道说了什么,逗的Sebastian笑的前仰后合。我说我可以拍一张抓胸照吗,他就仰着头大声笑了起来,说,没问题,亲爱的,当然了。




他那时在为Gifted的舅舅桃减重,身上的肌肉都消减了,瘦瘦高高的站在那里,让人觉得,原来CE本人这么小只啊。可是他抱你的时候,会用手扣住你的手,把你整个人都收进怀里。我当时就想,这个人的男友力真是让人觉得整个世界都不必害怕。




我第二次看见他的时候,他站在颐堤港的台子中央,人们喊着他的名字,喊着他扮演的角色,他把外套脱下来姑娘们就尖叫成一片。我站在台子下的黑暗中,和所有疯狂的人群挤在一起。




那时明亮的灯光照在他的脸上,他白的似乎都在灯光下反光。他做了个手势,我们就大声地喊TeamCap、TeamCap,他就笑的很开心,又带着点小得意。到处都是黑暗的,只有他是亮的,只有他站的地方是明亮的。




我第三次看见他的时候,他看上去有点疲惫,眼圈下冒出一圈深重的眼袋,撩起外套遮住自己打了个喷嚏。我说话的时候他用puppy一般的眼神望着我,脑袋跟着我一点一点。当他听懂我说了什么时就笑了起来,瞳孔里有星星在灯光下一点一点闪着光。




各种传闻在社交网站上流窜,我担心极了。紧张到一冲进摄影棚就面向他盯着他,连他身边的人穿什么衣服都不记得。他很高,我仰望着他,他笑起来,说,hi,sweety。我的灵魂都出窍了,灵魂从僵硬的身体里逃窜而出,尖叫着在整个摄影棚里狂奔逃窜。




我似乎对他提过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要求,抓胸,亲额头,在我的锁骨上签名......他在签名的时候短暂地停顿了一下,然后微笑着一笔一划地把他的名字写在我的锁骨上。当他结束的时候,他对我说,谢谢你,谢谢你们。他听上去对此特别真诚。




我知道迷妹们对他提过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要求,但是他似乎从来没有拒绝过。他有时候看上去很疲惫,但是你走过去跟他打招呼,说,hi,Chris。他就知道你爱他,他就会抬起头来很恳切地很像一只大puppy一样地对你笑。




他其实不是很擅长应付这个,红毯也好,粉丝也好。他也没有很热爱这个,他更喜欢他的家乡,波士顿,他更喜欢跟他的家人、他的朋友和他的工作呆在一起。但是他知道人们期望从他身上得到什么,他很努力。




他是我见过的最真诚最恳切的人。




他是一个特别敬业特别努力的男人。




拍摄《队3》直升机的那场戏时,他拉伤了胳膊,他皱着眉头说起,都已经过了五个月了他的胳膊还会痛。他的眼睛有点敏感,闪光灯一直拍的时候就会把眼睛眯起来一点。拍摄坠水的那场戏时,他在水下呆太久眼睛感染了。《队3》的工作人员在补拍时发了一条repo,说他那天工作了15、16个小时,说他棒极了。




他在还是个少年时给上百家经济公司写信自荐,去无数电影选角片场试演。他并不避讳,记者问他对想要步入演艺圈的新人有什么建议时,他特别认真地谈起他在那时写的这些自荐信来。就好像娱乐媒体真的是靠自荐信访谈而不是明星的传奇经历博取版面一样。





他是一个热爱他所饰演角色的男人。




他曾经带着点害羞又带着点骄傲地说,虽然我不希望自己听上去很自信,但是我了解Steve Rogers的方方面面。他说起Bucky Barnes时说,Steve终于能有了一点属于自己的东西,我很替他感到高兴。我想他是真的很替Steve高兴。




大概是因为和队3的合同就要到期了,他总是在《队3》的采访里用那种老年人一样又怀念又感恩的语气谈起饰演队长的这六年。他说他习惯了在第二年开始新的电影,他害怕离开,他害怕没有下一部电影。他说队长这个角色远比他本人宏大,他愿意为了队长的故事线做一切漫威需要他做的事情,如果这意味着把盾交给别人,他就愿意这样做。




又长情,又忠诚,又真实,又恳切。





他是一个知道自己想要做什么的男人。




在我只认识Steve Rogers而不了解Chris Evans的时候,他说起初并不想接拍美国队长这个角色时,我惊讶极了。这可是美国队长,全美最受欢迎的超级英雄。这可是漫威,全球最会拍超英电影的公司。可是他不这么想,他害怕被超长片约束缚住,他害怕不能做他想做的事情。他说他不喜欢动作片,他喜欢文艺片。




所以我很高兴有了<Before We Go>。一共只有300万成本的小制作影片,但是这是他自己担任导演的影片。是没有接受过任何系统学院派教育摸索出来的影片,是他带着自己的小团队找朋友问指导做出来的影片。BWG或许并不像他出演过的其他电影一样名气远播,甚至在一些国家从未上映过,但这是他自己导演的电影。这是第一步。


在某次采访里记者曾问他,现在你自己做导演了,你觉得表演会有什么不同吗?我想也许记者都没想到,他的眼睛忽然就亮了,他说,这是一个好问题,谢谢你没有问我我是怎样保持身材的。




他说他最初接拍美国队长时就想,也许这个角色能帮助他做一些他本来就想做的事情。现在他迈出了第一步,以后他会越走越远。




我很为他骄傲。





他还是一个特别耿直的男人。




他是一个欢喜与不欢喜都挂在脸上的人,当他聊到他喜欢的话题时会特别的侃侃而谈,你想打断他插进去都得费一番功夫。但是当他被问到他不喜欢的话题时,额头紧缩,眉毛紧皱,愁眉苦脸仿佛每一个字都得是费一番力气才能挤出来的。




他有时耿直的我都替他的经济公司捏一把冷汗。他聊起《神奇四侠》时说,当你没能参加一部让自己感到骄傲的电影时,一切都变得很棘手。他在鸡毛秀被问到“你不得不号召大家去看你自己也不怎么喜欢的电影”,他尴尬地笑笑,说,“就,电影挺有趣的……爆米花挺好吃的。多吃点。多吃点。”





他是一个热心于慈善的男人。




他一直跟波士顿的慈善组织Christopher’s Haven合作,他在艾伦秀为Christopher’s Haven跳舞筹款。他和家人一起举办周末义卖派对为Christopher’s Haven筹款,被小朋友们用绳子一圈一圈地绑起来。他和Chris Pratt为2015年的超级碗总冠军打赌,他胜利了,最终Pratt穿着星爵的制服出现在了Christopher’s Haven,而他穿着美国队长的制服出现了西雅图儿童医院。




他为公益组织TDRF录过视频,他去看望得了癌症的美队粉丝Ryan Wilcox。Ryan一开门,他就笑着在门外说,“你好啊,伙计,我只是过来看看,我是你的新邻居Chris Evans。”






他是一个特别绅士的男人。




他打喷嚏的时候总是用外套遮住自己,他在《复联1》的片场时帮忙用扫把清扫弄乱的片场,他在漫展上看到有拎着大包小包的妈妈抱着的小朋友大哭了起来,就走过去帮忙把孩子逗笑。




他在15年的人民选择奖上主动把手臂伸给Betty White奶奶,挽着Betty White奶奶走上颁奖台,那时很多媒体把他叫做国民骑士。他是那种一看就是从那种很幸福很温暖的家庭长大的孩子,家教很好,很绅士,也很关心别人。





他是一个会把流浪狗捡回家的男人。




他曾经养过一只狗,一只叫做East的斗牛犬,常常出现在他早期的照片里。他抱着它,把它带去片场,跟媒体谈起它有多棒。他把East当做他家庭中的一员,后来East去世了,他有好几年都没有再养过狗。




所以当他的身边出现了Dodger的时候,我特别为他高兴。他是在Gifted的片场遇见Dodger的,他在流浪动物收容所见到了它,它并不是什么纯种的名贵的狗狗,可是他把Dodger从收容所带回了家。他把它洗干净,带上金光闪闪的小牌子。他还会把它介绍给他的朋友们,奥妹、AM都会在采访时说起Dodger。他接受采访时说起Dodger,眉眼里都是笑意。




一个能对另一种生命格外温柔的男人,一定是一个对世界格外温柔的男人。






他是一个会像孩子一样大笑,又像孩子一样纤细的男人。




他喜欢孩子。在漫展上,或在片场时,每当他看到小朋友时,他都会格外开心。他把他们搂在怀里,抱在身上。他又羡慕又嫉妒地提起他朋友和姐姐的小孩们,他说,他想要有一个家庭,有自己的孩子。




他热爱橄榄球,当他提到爱国者和那些运动员时,他就突然之间变得像个激动的小男孩一样。他喜欢迪士尼,会摇头晃脑地唱所有老式迪士尼电影的主题曲。那些和他一起拍电影的人说他是片场的开心果,说他和AM是片场最喜欢逗大家笑的两个人。




他喜欢笑,他喜欢大笑,他喜欢大笑的时候抓着自己的胸。他会在艾伦秀光着脚拎着鞋蹑手蹑脚地走进演播厅,只为吓寡姐一跳。他偷偷躲在奥妹的休息室,把她吓的尖叫,自己笑的差点仰过去,然后又站起来大力拥抱奥妹。




他喜欢在推特上转心灵鸡汤,他的左胸纹着,“当你丢失了内心的平静,你就丢失了自己。”他总是担心自己的电影和表演没有带给这个世界更好的东西,而是噪音和垃圾。他的妈妈说他是个“思想者”,寡姐说她有时想拍着他的后背,对他说,“没事儿的,你很好。”




他还有点老式,Anna Faris在广播节目里问他,如果有个你和一个很辣的姑娘交换了手机号,真的很辣哦,当晚她给你回短信,你希望她给你回点什么?他像一只受惊的兔子一样,特别惊慌失措地说,当晚不行,怎么能当晚就发短信呢。




在CE身后追赶是一件并不轻松的事情。2014年当他出现在海南时,我的CP只要一张机票就能站在观澜湖看见他。但到了2016年的《队3》首映时,即使花了高价买了一张黄牛票,我也只能挤在人群中远远地望他一眼。




六个月前我参加盐湖城漫展的时候,漫展对他签名和合影开出的价格是各150刀一位。几个月后这个价格变成了625刀的VIP套餐。当我参加费城漫展时,425刀的Silver VIP套餐只包含一张合影和一张预先签好的签名。大概是为了促进其他套餐的销量,如果你想要一张CE的现场签名,就得支付999刀的美队套餐或复联套餐。




如果说每一次见到CE就像是一个很美很美的梦,每当我结束了一个与他相见的梦,开始为下一个梦存钱而努力工作时,下一个梦到来了,你却发现自己预先所做的准备或许并不够。




因为他前进的比我快。




他的工作,他的人气,他的梦想,喜欢他的人。我只能更努力,因为你仍然想站在他的光芒所笼罩的地方,因为你仍然想抬起头就能看见他,因为你仍想站在他的面前告诉他,我真的很爱你。你只能更努力,只能努力向前,前进的更快一些。




所以,我亲爱的Chris Evans,你不需要对我说谢谢。是我应该谢谢你,为你带给我的所有快乐,为你教会我的一切。




我亲爱的大桃子,祝你35岁生日快乐,祝你实现你的梦想。




我也祝我自己,祝我在你新的一岁里依然能见到你。




Happy Birthday to my Chris Evans.



REPO!!!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男友力爆棚啦
这几个太太我都喜欢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我爱你们!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我的语言如此苍白
连表白都这么词穷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我还爱evanstan
我还能战一万年!!!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仍旧不知道艾特人的方法
蠢死了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软绵绵的NaNa 我觉得这次我还是不会艾特成功【。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我来repo了qwq作为一个昨天刚期末完了的girl还能有本子看我真是太幸福了【抹泪】
我实在不会夸人啊【对手指】只要是nana写的就是好【拍胸脯】
一个简单粗暴的repo+表白【鞠躬】

从巴基的枪法谈起

kamina:


拖延症晚期的某糕QAQ:



没次看到都忍不住要转…(.ω.)写的好棒




Joan:







视死忽如归T.T虐得小命去掉半条了…
如果这都不是爱…








小猫钓鱼:















《美队1》巴基牺牲后,史蒂夫痛苦地说:“你看过报告了吗?那都是我的错。”佩姬安慰史蒂夫:“他一定认为你值得他为你牺牲。”
















以前看的时候有些不明白,巴基是在战斗中牺牲的,如果当时不是史蒂夫而是另外一个队员和他一起,当战友失去战斗力的时候,巴基一样会继续战斗。他的牺牲是战斗中的损耗,怎么能说是为了史蒂夫牺牲呢?
















漫画里史蒂夫愧疚不该把一个孩子带上战场,电影呢?史蒂夫的负罪感来自何处,纯粹是因为最后没能救吧唧吗?
















多看几遍,看出一些以前没看出来的东西。电影和漫画不同,漫画里的巴基是为国捐躯的,而电影里的巴基不是,或者说,在他的最后时刻,他想的并不是国家。
















先看一下《美队2》史密森尼博物馆里对巴基的介绍。
































广播:“巴基·巴恩斯是美国队长的童年挚友,两人无论在校园还是战场都形影不离(inseparable)。他是咆哮突击队里唯一为国捐躯的士兵。”,背景板:“巴恩斯生于1916年,是四个孩子里的老大。他既是运动场上的健将,也是课堂上的标兵(excellent)。珍珠港事件后不久,巴恩斯参军入伍,在麦考伊兵营冬训之后和107团开赴意大利前线。那年秋天,他被九头蛇部队俘虏,遭受了长时间的监禁和折磨,但他的意志非常顽强。在命运的转机中,关押他的俘虏营被解放了,不是被别人,正是被他的童年挚友史蒂夫·罗杰斯——现在的美国队长所解放。重聚后,巴恩斯和罗杰斯领导了美国队长的新团队:咆哮突击队。巴恩斯的枪法和罗杰斯一样出色(invaluable),他的队伍在欧洲战区摧毁了九头蛇基地,瓦解了纳粹军队。”
















这些信息充满私人化的细节,“四个孩子里的老大”,“无论在校园还是战场都形影不离”、“既是运动场上的健将,也是课堂上的标兵”,这些细节除了史蒂夫本人之外没人知道得这么清楚。这篇生平简介应该是采访史蒂夫之后写出来的,甚至有可能是史蒂夫本人的手笔。
















漫画《恐惧本源》里巴基“死”后,史蒂夫亲自写悼词,写了一遍又一遍。在他心里,没有人比他更了解巴基,也没有人比他更有资格评价巴基的一生。


















这篇简介对巴基的评价很高,有一个很值得注意的地方是它特意提到了巴基的枪法,用了一个词“invaluable”,极其有用的,宝贵的。巴基的枪法到底好到什么地步,要特意在短短几百字的生平简介中提上一笔?就像没人比史蒂夫更了解巴基在操场和课堂上有多excellent,他们有多inseparable一样,也没人比史蒂夫更了解巴基的枪法有多invaluable。
巴基是狙击手,他在战场上无时不刻不在守护战友的背后,他的枪法就像他的为人一样可靠,电影中特意给了我们一个镜头展示他的枪法。
































巴基的枪法有一个特点就是他左右手的枪法都灵活自如,可以根据情况随时换手。
火车上和九头蛇作战,我们可以看出巴基的左手枪法毫不逊于右手,一样稳定,一样致命。


















巴基的子弹打完,史蒂夫扔给他自己的枪,两人合作干掉了九头蛇,这时候巴基是左手持枪的。
































之前被打晕的九头蛇站了起来,史蒂夫一把把巴基揽到身后,这时候巴基的枪还在左手。
































史蒂夫被击倒,盾牌掉地。巴基意识到史蒂夫危在旦夕,他必须要做点什么。巴基跪在地上,有一个明显的换手动作。他把枪换到右手,用左手去拿盾牌。


















注意,此时盾牌掉在他身体右侧,他用右手拿起更快、更方便,他的左手枪法也毫不逊于右手,他为什么要换手?


















如果他左手持枪,右手持盾,他将从左边开火,就像刚刚这个场景一样。
































一面有盾牌掩护,一面靠着墙壁,这对任何一个战士来说都无疑是更加合理的选择。可巴基没有这样做,危急关头,他反而用宝贵的时间把枪换到右手。他的目的是什么?看他接下来的动作,他左手持盾,右手持枪,身体向右侧移动,远离对他来说更加安全的左侧车厢。



















他的目的很明显,史蒂夫倒在他的左边,暂时失去了作战能力,他必须引开敌人的炮火,给他争取时间。如果他枪在左手,靠着左侧车厢开火,那么九头蛇的蓝光武器很有可能会波及到史蒂夫。


















电光火石间,巴基把枪换到右手,把敌人的炮火吸引到右侧,这完全是出于安全的考虑——为了史蒂夫的安全。
















右边是洞开的车门,是万丈悬崖,是近在咫尺的死亡。巴基有恐高症,实验室里长时间的折磨更让他对九头蛇的恐惧根深蒂固,之前独自一人面对九头蛇时,恐惧让他满头满脸都是冷汗。


















但此时此刻他忘记了恐惧,忘记了飞驰的列车和冰雪的悬崖,唯一的想法是让危险离史蒂夫远一点,再远一点。哪怕代价是掉下飞驰的火车,掉进自己最恐惧的噩梦。他不是一定要死,但让他在自己的生命和史蒂夫的生命之间做选择,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他用生命在为史蒂夫争取时间。
















他争取到了,也付出了远比死亡更可怕的代价。
































但即使巴基能够预知自己的下场,他也会毫不犹豫地选择牺牲自己。《复仇者·侵袭组》里巴基穿越到现代,见到了正担任美国队长的冬兵,后者告诫他一定要保护好自己的手臂,巴基不以为意,在他心中队长最重要,牺牲一条胳膊算什么,牺牲生命又算什么?所有的未来,在他心中都不如队长更重要。
































所谓“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但人不是机器,死也不是概念,死是实在的,必须落实到一个切肤入骨的理由,一个能够让你“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的理由,为了家人、为了荣誉、为了战友——

















从参军入伍开始,巴基已经做好随时为国牺牲的准备,但最终他却不是为了美国,甚至不是为了美国队长牺牲的,他是为了史蒂夫牺牲的。史蒂夫就是那个让他“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的理由。
















巴基在战场上饱受恐惧和孤独的折磨,“交到朋友,然后下一秒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死去。”(塞巴斯蒂安在www.elle.com上的采访)
































更别提在九头蛇实验室里遭受的那些,“我受尽折磨,从战场幸存下来,但现在必须返回,就因为你要回去?只是因为你,我在乎你,我爱你。但这一切值得吗?我为什么而战斗?”(塞巴斯蒂安在pro.boxoffice.com上的采访)


















巴基用行动回答了内心的疑问,史蒂夫值得他返回战场,值得他为之战斗。他死里逃生,已经为国“捐躯”过一次,再次返回,他为之战斗的对象已经变成了史蒂夫。
















他忍受离别参军入伍,他克服恐惧重回战场,他牺牲自己视死如归,他当然爱国,但在爱国之前,他先爱那个布鲁克林来的小个子,“I am following him."
















佩姬看清了这一点,才会说:”他一定认为你值得他为你牺牲。“
















漫画里巴基牺牲前对史蒂夫说:“你永远不知道我有多爱这个国家。”电影里应该是:“你永远不知道我有多爱你。”
















但其实史蒂夫知道,漫画里他知道巴基有多么爱他的国家,电影里他也知道巴基有多爱他。《美队2》里他说出“I am with you till the end of the line."他用生命回应了巴基的爱。巴基也同样值得他为他战斗,为他牺牲一切。

















题外话:将个人放在国家之前并不是巴基的特例,而是好莱坞电影的传统,是所谓的“美国精神”。《空军一号》里美国总统被反派挟持要求释放被关押的恐怖分子,总统面对枪口誓不低头,然而反派以他的小女儿做威胁,总统立刻屈服了。在美国精神——至少是大多数美国民众认同的、也是大部分好莱坞电影呈现给我们的美国精神中,家是大于国的。爱国之前必须爱家,爱那些让你如此爱国的人。
















作为“美国队长”,美国精神的象征,史蒂夫将巴基放在美国前面也是理所当然的。从《美队1》到《美队3》,从为了巴基战场抗命到为了巴基抵抗政府,抵抗全世界,这是史蒂夫一以贯之的行为逻辑,是感情逐渐强化直至高潮的合理发展。
















无论漫画还是电影,对史蒂夫来说,巴基就是家。漫画里美队遗书先提巴基后提美国。《美队2》里,罗素兄弟用一把钥匙埋下了“家”的伏笔。
































在史蒂夫痛苦迷茫的时候,一无所有的时候,是巴基给了他家的钥匙,给了他家的温暖。这是史蒂夫对巴基最深刻的记忆。巴基是史蒂夫的“KEY”,是他的“HOME”,是他永恒的心灵家园。罗素兄弟在采访中也说:“他俩是感情非常深厚的兄弟,美队从小是孤儿,被巴基一家照顾长大,巴基也一直在保护他。”
















罗素兄弟选择让巴基来做内战的导火索,不是哗众取宠,不是剑走偏锋,而是最最传统的好莱坞电影设置——家先于国,爱家先于爱国。爱国不是目的,而是手段。爱国的最终目的是爱家。为了保护自己的家而不惜一切代价,这就是好莱坞电影里的美国精神,也是美国精神的代表——美国队长的行为逻辑。
















漫画里巴基为国捐躯,电影里巴基为了保护史蒂夫牺牲,漫画里队长为了自由而对抗注册法案,电影里队长为了巴基而对抗政府,这种改编是导演的选择。它规避了繁琐的政治说教,强化了“巴基”这个主题,使史蒂夫的形象在三部电影中保持一致,也更加符合好莱坞电影的主流。作为美国人,作为商业片导演,罗素兄弟的选择无可厚非。
















 












净化tag
给大家消火
不明白某些人……啊不,某些精神病院病房没关紧所以跑出来的病人,真的觉得这种做法很有意思?被一群人啪啪打脸觉得让自己终于有事可做了?

《暧昧》repo!
刚醒来以后觉得被窝里是赤道被窝外是两极,本来想哭一哭然后披着毯子写作业的……结果我看到了快递!!!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左上角的邪教口号【雾】好浅qwq不过我娘问我包子铺是什么鬼的时候我邪魅一笑转身回屋✧( •˓◞•̀ ))
包得好仔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字写得好好呜呜呜呜呜呜呜呜书的触感好棒呜呜呜呜呜呜呜呜【不要拦我让我嚎叫一会儿】
这是一个简短的、没有含金量的repo,看到最后还没打我的是真爱
@软绵绵的nana

甜孩:


我们不断地去追逐一种永远不存在的爱,追逐自我的破坏。我们总相信,爱就在我们得不到的地方。以这种方式,我们重复过去经历过的被拒绝的经验,并付出很大的精力,只是为了得到虚无的证明。而当真的爱情出现在我们面前时,又将它拒之门外,因为我们不相信有人会爱我们,因为我们是那么地不完美。


他们让我成为更好的人。


纪翌:



盐湖城漫展REPO。

谢谢你们让我想要成为一个更好的人。




手机没法儿增加更多图片啦,如果想看图片,请大家挪步微博吧。马上要进入伊朗断网啦,半个月后见。




——————

我一直相信有些事情是注定的。




比如我在九月突然决定辞职因而有了一个假期,比如已经定了去伊朗旅行的行程还是在制裁的情况下搞到了美国飞伊朗的机票,比如在我刚搞到机票的时候,只买到了包子的合影票,别的都售空了,且我周六就得坐飞机离开,根本赶不上CE那一场。但我还是买了机票,然后过了几天传出了CE在包子那天加场的消息,后来我有了包子的签名票,CE的合影票,Evanstan的合影票,还搞到了好几张。




你瞧,一切就好像是注定的一样。




我是先看见包子的,在包子的展台前面排签名队,前面排着几十个人,后面还排着一两百人。包子坐在人群后面,我能看见包子的脑袋。Liv一直问我,他是不是刮胡子了,是不是刮胡子了。签名是不允许拍照,我尝试在人群里照一张,但是手一直抖的厉害。于是就有了第一张糊的眉眼都看不见的包子。

把要签名的东西交给助理,助理再递给包子。我第一次看到包子的眼睛,就是包子摆弄手里的纸和笔,然后问我,签这个么?




妈的,他的眼睛里真的有日月星辰,他一笑起来眼睛四周都是笑纹,特别认真地一笔一划地在纸上抄,然后抄着抄着就抬起头对你笑一下。而且他好香,古龙水的味道。




他写的时候我说I came from China,他说Oh,Thank you very much,我把格格的画递给他,说This is a gift for you from my friend,他看了一下,说wow。我也不知道是他香的还是他笑的,反正我头都昏了,我就准备拿起东西往外走。




包子就主动握了一下我的手,指着我的衣服说,Hydra,又看了一下他旁边的助理,说Hydra。我从人群里走出来,就跟Liv坐在地上,都快疯癫了,然后Liv告诉我她拍到了包子给我签名和握手的样子。然后我的手就红遍了ins和汤(你快滚开吧......

然后是包子的panel,我们坐在第五排。包子出来的时候能很清楚地看到他,也能从大屏幕看到他。包子一个人和主持人撑满50分钟全场,偶尔冷场思考一下,大多数时候大家都在笑,还唱了歌,说了罗马尼亚语。闲时花落那里有完整翻译,我们在现场的感觉是,这孩子真的小动作很多,而且在接受访谈这方面比以前强了不少。




接着又是一轮照相。进去之前我想了好多动作,结婚证小红本也带在身上,也想过额头碰额头相视就好。拍照总是人很多,像流水线作业一样,拍完一个摄像师就赶一个。等我进去的时候就啥动作也不记得了,我就跟他说,can i hug you?包子说,Sure。




抱着包子的时候真的很想叹息,因为包子真的很软。不是那种能摸到脂肪的软,就是那种抱上去就觉得很友好很温暖的软(但也有可能是我的脑补。而且能感觉到包子的手放在背上,当时就觉得不如让我死在这儿得了。我不知道是我太紧张了还是他走了一天古龙水散掉了,我就闻不到古龙水的味道了。但也有可能我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包子的怀里这件事。

松开包子的时候包子以为我要走了,但我又回来了。




因为有朋友让我帮忙买了一张包子的合影票,但她生病不能过来,我就拽出了一只ipad,说she is a big fan of you but she is sick today。我本来很忐忑,但包子很笃定地说no problem,一把就把我的ipad拽过去了,然后自己开始拿着ipad摆pose。




他真的超甜,这个时候,他已经至少做了一轮签名,两轮合影了,他笑起来都有点僵硬了,但他还是很友善。而且你能看出来他是真的很为这个不能来的姑娘感到抱歉。我跟Liv一致觉得这张跟ipad的合影超级好,除了他把我的ipad上按的到处都是指纹和掌纹。

跟包子合完影,我们就听说CE已经来了,在签名。我跟Liv就跑过去了,桃子简直是被严防死守,好几个助理用No photo的牌子把他围起来,简直是恨不能把他身上都用牌子裹起来。




不过CE站起来的时候听见有迷妹叫他,他就一点儿也不在乎地从牌子后面把手伸出来,一直摇啊摇。他本人很瘦,很喜欢笑。




我和Liv几乎一直在排队,拍照,排队,拍照。每次见到他们后,大概有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我就会处在神游物外的状态,Liv跟我说什么我都说,啊?




直到第一批VIP进场和包子跟CE合影,我才重新开始觉得紧张,紧张地都快吐出来了。微博上开始能看到各种姿势了,每翻到一张我跟Liv的表情就是(#゚Д゚)......我一边神游物外,一边紧张性想吐,一边想我该用什么姿势。那时我还没笃定地决定我想抓胸,我想hand in hand什么的也挺不错的。




不过包子看见我的时候,我就知道他认出我了,他比划了一下,笑着说Hydra Girl。CE站在他身边,他们刚完成一轮拍照,一起看着我,我觉得世间万物都不存在了,他们两个长着翅膀在天上飞TT我知道我这么想挺傻逼的,但我就是这么觉得。




我觉得我之所以不能跟他们一起飞,一定是因为我的翅膀拿去洗了。




我也不知道自己哪儿来的勇气,我就说,Can I grab your breasts 并且确保自己说的是breasts。包子笑着看了CE一下,CE先是很浮夸地说了个Oh,然后更浮夸地大笑着说,Sure,Certainly。




好多人问我他们两个的胸谁大,手感如何。我当时的第一感觉是,这他妈的就是真的胸啊,是真的胸啊TT




CE的胸部很硬,包子的还是很结实,而且让人觉得很温柔(我真的不知道我为什么会用温柔形容一个人的胸)。事后我看照片的时候,我想我应该抓的挺用力的,手指都陷下去了......




拍照完的时候,一屋子的人都在笑,桃子也在笑,包子也在笑,路人也在笑,就连旁边的摄影师都在笑。于是我就落荒而逃了,嗖一声从屋里窜了出去,真的是埋头逃跑,像屁股后面着了火。我拿照片的时候,很多旁边的迷妹看见照片也笑了。




我想这个时候我已经处于半昏厥的状态了,我就拿着那张合影傻兮兮地一直乐,手抖,不知道自己在乐什么。




我一直晕到CE的单人照开始,晕晕乎乎排在队伍后面走到小房间的时候,我身前排了五六个人。我刚从门边露了个头,CE就看见我了,他笑的很开心,向我的方向招了招手,说,嗨。




我当时的表情一定很蠢,我不太相信自己有这种好运气,但我身边的人都离我一段距离。我很狼狈地指了指自己,于是CE又对我笑了一下,然后就回过身去合影了。于是我确信他看见了我。




我听说抓胸照这事儿让某些人觉得不爽,不过我还是觉得,这并不是一个坏的决定。




我想,对CE和包子来说,这个小粉丝大概是个有点逗趣的小姑娘,穿着Hydra的Tshirt,不停地出现刷存在感,提了一种大概没有人提议过的拍照方法,而且还真的真刀实枪地抓上来了,虽然我不是有意的,我真的只是太紧张了。




他们能够分辨出来,这是出于爱,或者别的什么的。我知道很多好莱坞明星对粉丝很好,我只是很庆幸我喜欢的这两个人对粉丝也很好,我这么喜欢他们,而他们是对世界这么温柔的人。




轮到我的时候,我走过去说can you hug me from the back,CE说,sure。然后他又笑了,他真的特别爱笑,而且他给你的感觉特别游刃有余。他不会让你觉得紧张,当你站在他身边的时候,他的态度会让你觉得很轻松,而他就是这么真实的人,不是Steve,不是Curtis,就是Chris Evans。




CE从背后抱了抱我,我把我的手搭在他环绕在我身前的手臂上,他的手指还放在我的手指上。我当时有在想,如果他把脑袋放在我的肩膀上就好了,后来看照片的时候我才发现我想太多了,我的肩膀也就到他的胸吧呵呵=。=

但是你瞧,他就是这种人,他知道每一个来这里看他的姑娘是什么样的心情。他会让你觉得特别甜蜜,他会让你觉得这几秒钟你就是他的女主角。




摄影师赶我的时候我终于忍不住跟他说,you and your work makes me want to becoming a better man。他就笑了,说Thank you for telling me that。




那天晚上我们知道他们可能住在盐湖城唯一一家五星酒店了,我和Liv开车去转了一圈,但是没进去。后来听说CE和包子在里面玩光剑,我们就又过去晃了一下。




我们约好今天早上8点过去吃个早饭喝个咖啡,其实也没有觉得想要再要合影和签名,于我的心情就只是不知道下次什么时候会见到他们,想要在离开美国前再看他们一下,给自己这趟旅程画个句号。




包子差不多是9点左右出来的,带着帽子,背着包,跟前台说了句话。我跟Liv说,包子,包子,包子。但我们谁都没动,连起身都没有,连喊他都没有。他就是个乖小孩,酷酷的,但是很有礼貌,他有他自己的生活,他很安静。他的眼睛里有星星,你从侧面看见他的眼睛就觉得真美好。




CE是快10点的时候出来的,那时我几乎已经放弃希望了。我看着他从电梯里出来,跟工作人员打了个招呼。直到CE快走到我面前我才能说出话来,叫Liv说,CE,CE,CE。CE天生就是个逗比的大佬,他一直在大笑,让你觉得,哦,这就是生活,生活就是应该仰头大笑。他让你觉得,没什么可担心的。




我连话都不想说,我也不想拍照,我就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们走过去。他们可能注意到有个家伙带着大墨镜直勾勾地盯着他们,但我就想多看他们两眼,我想用我的眼睛看见,然后都记在我的心里。




我特别特别感动。我觉得我特别幸运,我在离开美国的前几个小时,还能坐在离他们不到三米的地方,看着他们从我身边走过去。




我一直在想,我为什么会这么喜欢他们。想来想去想的脑仁都疼了,后来想,一定是因为他们让我想成为更好的人,他们让我成为了更好的人。




我写过很多很多字盾冬,我知道无论从两个男人之间友谊的角度亦或是CP粉的角度,他们是怎样影响着对方。他们经受的这所有,他们坚持过的这所有。他们让我相信人生是可以努力一下的,世界上是可以有一个人让你全心全意去信赖的。




他们让我愿意去相信不计得失的特别纯粹的东西。




而且,你瞧,包子很努力,他语死早,不会炒作,但是现在他得到了很多不错的机会,跟梅姨合作,还有火星人。CE也很努力,他连女朋友都没时间交了=。=,他在做导演,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包子为了拍戏一会儿胖上去一会儿又得瘦下来,CE也是易瘦体质但一直得保持身材。而且他们对人很好,很温柔,就好像迷妹中的每一个人都真的对他们很重要一样。




有一阵子因为工作的事情加班和焦虑,我就写写文或者看看他们的视频。这让我觉得特别平静和舒服,然后我就会说服自己可以更努力一点。我也会更想照顾好自己,更想保持好的身体状态,这当然不全是为了他们,但他们让我有了这种欲望。




我总是想,如果有一天我能见到他们,我不用是富二代,我可以跟他们说,你瞧,我现在可以用自己赚的钱随意买兵人和周边了。我不天生丽质,身体也不算好,但他们看见我的时候,我最起码充满活力,看上去很健康。现在我可以这样做了,于是我就买了这张机票,我到这里来了,我见到他们了。




这对他们来说并不重要,但是对我来说很重要,他们给我的这些东西对我来说很重要。




走的时候我跟Liv说,我现在又能回去继续奋斗五十年了。我觉得我还会再见到他们的,也许不会是这两年了,但我肯定还会再见到他们的。




这是真的,那时候我最想说的话就是,你瞧,我现在变成更好的人了。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可爱死啦qwq

巧克力小熊:

不就笑一笑撸个毛嘛……

我也就舔了100来遍……

o( ̄ヘ ̄o#) 的表情百看不厌